我们为何不是“电子商务之都” 吉杭两地网商真实生存状态对比观察

我们为何不是“电子商务之都” 吉杭两地网商真实生存状态对比观察

时间:2019-2-12 分享到:

      21世纪,要么电子商务,要么无商可务,这是比尔·盖茨对现代商业的理解。

  门槛低!市场大!许多人找到了创业方向:开网店。据吉林省通信管理局数据显示,全省申请注册的网商有600多家,网店有2万户以上。另有资料显示,2009年,中国网购人数达1.3亿人,市场规模2670亿元,同比增长90.7%;2010年,中国网购人数超过1.48亿人,市场规模5131亿元,同比增长97.3%。

  电子商务方兴未艾,有个地方不得不提,那就是浙江杭州,中国电子商务龙头阿里巴巴中国总部所在地。数字也许更直观,浙江电子商务占全国的50%,网络优质企业众多,在“全球电子商务100强”中,有三强在杭州,其中就包括阿里巴巴旗下大名鼎鼎的淘宝网。2010年1至8月,杭州市的电子商务服务收入达32.1亿元,同比增长36.2%。

  在电子商务交易额连年井喷的背景下,杭州何以成为“电子商务之都”?我省电子商务的方向在哪里?近日,本报记者对吉林和杭州两地的网商进行深入调查对比,试图勾勒两地网商的真实生存状态,以期理出两地电子商务发展的异同,为本地网商发展提供借鉴。

  吉林网商

  举个简单的例子,我现在挨家去说服企业,让他们将产品放到网上销售,我告诉他们,这样会节省很多人力成本,两个人就能维护一条销售渠道。但很多企业都觉得我们网站是骗子,网购都是骗人的。”

  ——购够乐空中购物商城CEO滕鸿雁

  郁闷的付珏珏

  4月5日2时19分,家在长春铁北的“付珏珏”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后,揉揉惺忪的睡眼,盯着电脑屏幕强打起精神。

  “付珏珏”是这个漂亮女孩在淘宝网上店铺的ID,真名叫王珏,但更喜欢大家叫她付珏珏。付珏珏主要经营日韩化妆品。最近,销售不景气,她不得不熬夜蹲在网上,绞尽脑汁地调整货品和图片,试图扭转颓势。

  “今天我的心情很差,因为自己的原因丢掉了一个单子,少赚了200多元。”付珏珏说,现在淘宝网上竞争激烈,买家一般都是开着很多同类的窗口,一边做对比一边和你聊,一不小心没跟上客户,或者没及时回答买家问题,单子就会丢掉。4月到9月是化妆品销售淡季,这更让付珏珏感到生意不好做。

  付珏珏说,做网店要注意很多细节,图片质量高不高,店铺的布局和风格是不是吸引人,如何参加淘宝网的推广活动,与买家沟通的语气和细节等等,都要店主自己把握,再加上发货、验货等都要亲力亲为,所以很累。

  其实,付珏珏每个月能赚一万多元,并且是淘宝的皇冠卖家,在吉林省经营化妆品的淘宝店中,她的经营数一数二。“我有很多品种,在长春市的销量都是第一。”说起这些,付珏珏还是挺自豪的。

  不过她也有危机感,她的店铺最近两年没有发展,还有萎缩迹象。“现在的情况和2009年差不多,没有什么进展,而且要比以前付出更多的精力。”付珏珏说,以前她每天丢4个单子都不在意,现在丢一个都会心疼半天,人也愈发急躁。

  这样做下去,什么时候才能跟淘宝网上的化妆品老大nalashop掰手腕呢?付珏珏有些看不清未来。

  资金的烦恼

  “一分钱掰成两半花,石头也得捏出水来!”让付珏珏原地踏步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资金。付珏珏说,开网店并不需要太多资金,这也是很多大学毕业生通过这种方式创业的原因。不过,如果想持续发展,资金持续投入是必须的。

  4月6日14时多,在付完一笔100多元的快递费后,付珏珏兜里仅剩10元5角钱。“就算能进账100块钱,我都得赶紧存给厂家。每天要打出去8000多元的货款,为的是多上点热销的新品种,没有新货,客户很快就流失了。”付珏珏说,可每天的回笼资金顶多1000元不到,资金周转期不断加长,让她变得捉襟见肘,“我妈妈刚将7000块私房钱借给我,但还是不够。”

  在付珏珏看来,她现在的生活品质严重下降,不敢奢望买可心的衣服,不敢花上几十元吃一顿最爱吃的烧烤,甚至连3岁女儿的零食费都给砍掉了,“如果再有3万元,不用太多,3万就够,我的店铺还能再上个台阶。”

  对于每月一万元左右的盈余来说,3万元应该只是小数目,但付珏珏说,那只是账面的表象,实际的资金运转压力让她透不过气来。

  资金运转面临“窘境”,这在吉林众多网商中非常普遍。

  ID为paisandaocai的岳中山是淘宝吉林商盟的盟主,经营一家女士包店。淘宝吉林商盟成员均为吉林籍淘宝店主,商盟主要是将大家组织起来,互相帮助解决困难。

  岳中山说,很多店主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虽然流水不少,却经常掏不出几百元的头寸,关键时刻,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。

  “信用卡我们办不了,因为没有正式工作单位,资产抵押贷款也很少有人用,谁能因为几万元就把房子押出去呢?”岳中山特别希望能有一笔专项扶持资金,专门针对本地网商,无需太多,几百万元就能帮助很多网商摆脱资金困境。

  拖后腿的物流

  另一个影响网商发展的关键环节是物流。快递公司不但影响着网店的成本,服务质量与速度更影响网店的信誉。

  “我并不想说快递公司的坏话,因为在吉林做快递确实没有那么大的量,快递公司也不会积极。”付珏珏说,“可快递问题真的拖了本地网商的后腿。”

  在付珏珏的信誉记录中,因为快递问题而获得的差评经常出现。“有一次我发给广东买家一件染发膏,居然7天才到,就算爬也没这么慢吧?”付珏珏说,出现这种问题时,多数买家不会埋怨快递,而是直接认为网店的服务不好,要知道信誉评级是淘宝网店生存的根本。

  在岳中山看来,吉林快递的服务性价比不高,“江浙沪的快递费用一般在2元/公斤~5元/公斤,我们要8元/公斤。”淘宝同类商品竞争激烈,贵一块钱都可能导致一桩生意告吹。同样一件商品,深圳网店运费要10元,吉林要12元,顾客当然会选择运费便宜的卖家,“价格高点服务好也行,可有时你要上午发货,快递员下午才来取货。”

  为解决成本问题,本地网店店主经常几家联合增大快递数量,不过效果有限。

  快递公司也是一肚子苦水,他们指出,本地网商量小且分散,没有砍价的资本,自然也就失去了价格话语权。

  某快递公司经理王先生说,本地快递公司盈利需要的是“出港”量,但吉林省“出港”业务量太少,“进港”量却非常大,相差一倍还多,“邮进来一件货,我才赚1块钱,如果没有出去的,全是进来的,我就得去喝西北风了。”

  2009年和2010年,淘宝吉林商盟曾和一家国有大型快递企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获得许多优惠政策。“但没多久就变回去了,我估计是人家觉得操心还不赚钱。”对于这个事,付珏珏觉得无奈。

  意识的缺乏

  在电子商务中,网商和购物网站唇齿相依,杭州成为“电子商务之都”,肯定有淘宝的原因。

  在吉林省也有与淘宝网一样同为电子商务第三方平台的购物网站。在长春高新区火炬路一幢旧厂房中,记者见到了购够乐空中购物商城创始人、CEO滕鸿雁。成立于2008年的购够乐空中购物商城,是吉林省首家惟一拥有B2C网络经营许可证的购物网站。

  滕鸿雁说,她的理想是打造一个区域性的网上大超市,帮助企业拓宽销售渠道,同时帮助一些人创业,“这个平台和阿里巴巴差不多。”但她坦言,自己的企业还没有达到盈亏平衡。

  谈到和阿里巴巴的差距,滕鸿雁说是10年,接着她解释,她说的差距主要在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环境和意识上,“举个简单的例子,我现在挨家去说服企业,让他们将产品放到网上销售,我告诉他们,这样会节省很多人力成本,两个人就能维护一条销售渠道。但很多企业都觉得我们网站是骗子,网购都是骗人的。这一点和阿里巴巴掌门人马云在2000年所经历的,是相似的。”

  滕鸿雁另一个身份是长春市电子商务协会副秘书长,负责协会日常工作。她说,目前吉林省和长春市在电子商务发展上,都没有专门配套的政府资源与细化的政策,“比如,信息化部门本来有一笔1000万元的专项资金,但九成以上用在了电子政务方面。”滕鸿雁认为,她的企业现在正在稳步发展,但并不快,这符合当地环境的现状。

  关于环境和意识,岳中山也有很多感触,没有专门部门管理淘宝吉林商盟中的6000多商户,他的老父亲至今还认为他一定是在搞传销。在他看来,吉林的电子商务仍处于自由生长状态。 

  “网商也好,平台也罢,吉林的电子商务现在好像是一盘散沙。本来就有地域、经济总量等许多不足,加之大家没有沟通缺乏交流,这个行业乏人问津,每个因子都在挣扎,所以我选择离开。”淘宝店主芊芊去年将创业地点搬到了北京,上述是她搬离吉林的原因。

  杭州网商

  我们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盈利……这种事情,只有政府才能做,因为没有哪个企业肯牺牲利益来这样做。如果考虑盈利,我们也可以经营物业,但这完全没有意义,压根就不是政府该做的事。”

  ——东方电子商务园办公室副主任王芳

  淘宝的网商园

  3月末的长春龙嘉国际机场依然寒气逼人,而数千里之外,杭州萧山机场春意融融。记者此行目的地东方电子商务园,位于杭州市郊江干区九堡九盛路9号,这个占地130亩的园区志在打造17万平方米的全国领先的现代服务产业集聚区,淘宝“杭州网商园”将占据园区的15号、16号、17号、18号及26号楼。

  被付珏珏视作“偶像”的化妆品店nalashop,就在这个园区,该网店成立一年之内就成为5皇冠卖家,被誉为淘宝网奇迹之一。

  “园区刚刚运行半年左右,目前已经进驻了大约30家网商。”淘宝网战略合作部项目经理花飞说。

  这个网商园计划通过集聚100家规模型电子商务网商、50家电子商务软件商、50家电子商务运营服务商,在网商、电子商务软件服务和电子商务营运外包服务三个领域中,培育出数家国内行业龙头企业。

  关于网商园的诞生,有段轶事。2009年,正在与政府官员进行沟通的马云,无意中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,因每天快递进进出出,一家网商被邻居投诉扰民,他顿感小网商生存环境的恶劣,因此才有了网商园的策划。

  淘宝网副总裁路鹏说,淘宝这样做主要是为浙江中小网商、个人网络创(就)业者、电子商务上下游产业打造小型电子商务生态圈。

  花飞告诉记者,除了专业支持外,淘宝贷款将对杭州网商园的15家卖家进行一次性授信,他们可以按照淘宝贷款提供的绿色通道,分别享受50万元以下的无担保贷款。

  集聚的意义

  走进网商园管理服务中心,迎面墙上有一副并不算工整的对联:群策群力、网商抱团发展搏击电商蓝海;集聚集群、努力打造一流电子商务集聚区。

  采访中,“集聚”成为一个高频词汇。“别看杭州的网商要比其他地区规模大一些,但从全国零售业的数据看,网购的比例不过5%,线上与线下企业的规模相比,依然是草根阶段。”淘宝网杭州网商园管理服务中心副总经理吴冬说,“草根”需要更多的帮助和扶持,只有这样,“草根”才有可能有朝一日长成为参天大树。

  “在这个园区,除了网商以外,还有提供摄影、平面设计、软件、模特、物流配送、培训、网络推广等各种外包服务的企业。”吴冬说,全产业链的集聚,让网商能够更加专注地进行产品开发和销售。

  集聚之外,这里另一个吸引力是多重优惠政策,优惠让网商负担变轻——这里的房租,每平方米日租金最低只有0.6元,租用200平方米的场地每月费用不到4000元。除场地租金低外,优惠政策还包括上文提到的信贷以及税收等。

  亢奋的网商

  集聚和优惠似一针兴奋剂,在别人还忙于代理之时,园区内的网商已经在考虑如何打造自己的品牌,并进行精细化定位。

  42岁的李昌利是亿超眼镜的CEO,亿超眼镜是淘宝网上眼镜销售的龙头。记者见到他时,这个自称没啥文化的人正在狭小的办公室里,专心看着“日本经营之神”稻盛和夫的著作。

  “很多人都会问,网上咋配眼镜,我该怎么验光?”李昌利说,其实简单,顾客随便找一个地方验一下光,然后把数据传过来,不就能给你配镜了吗?顾客可能没这个习惯,但网上优惠的价格可以帮顾客养成。

  李昌利说,在2008年前,经营很难,一年的销售额才20多万元,一天也配不了几副眼镜,最亲密的合作伙伴选择了放弃。不过,2008年之后,网上销售的上升势头迅猛,现在的亿超眼镜每天能接到100多个订单,年销售额几百万元。

  这样的形势让李昌利有了更大的野心,那就是世界上80%的眼镜都是中国制造,却没有自己的品牌,“我为什么不能打造自己的民族品牌?我就要变成眼镜业的‘大鳄’!”

  与李昌利一样亢奋的还有廖宇。2007年大学毕业的廖宇,专业就是电子商务。他选择与经营服装的舅舅一起合伙,在网上销售服装。

  “竞争加剧,线下的利润率越来越薄,所以我和舅舅才要拓展线上销售。”廖宇说,“我的品牌,主打的就是宫廷、复古风格。因为园区附近是全国最大的纺织品市场‘四季青’,原料、生产、加工、物流很完备,所以从2008年开始的一年半时间里,在线上就能做到零库存的订单式生产。但最近,随着销售量越来越大,必须要有相当的库存支撑,而园区的优惠政策和配套,正好满足了我们的需求。”

  廖宇能有精力去细分市场,是因为很多环节都能够放心地外包出去。“我们现在最起码像个公司,去大学招聘时,再也不会有人认为网商算不上企业。”廖宇说, “现在网购发展出现了裂变的效果,我的目标就是要做超级网商。”

  年亏3000多万元的政府

  王芳很忙,作为东方电子商务园办公室副主任,她在政府机构和企业之间不停奔波。

  “这个电子商务园,每年都要亏损3000多万元。”王芳说,在成立电子商务园区之前,这里曾经是一个服装生产园区,政府规划后,原有业主单位退出,政府按照18元每平方米的价格补偿。

  政府对亏损有没有预期,什么时候能盈利呢?面对记者的“东北式疑问”,王芳笑了起来,“我们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盈利,所以也谈不上对亏损多久要有心理预期。”江干区政府建造这个园区的目的,就是为了培育产业,因为产业迅速壮大起来,才能拉动周边餐饮、地产、服务业的发展。

  王芳说,这个园区能够享受浙江省、杭州市、江干区等多重优惠政策,除了房租优惠外,还有税收等多方面的政策。园区能够做到一企一策,根据企业不同的发展时期,为每家提供的服务与政策都不一样,“这种事情,只有政府才能做,因为没有哪个企业肯牺牲利益来这样做。如果考虑盈利,我们也可以经营物业,但这完全没有意义,压根就不是政府该做的事。”

  梦开始的地方

  2008年9月5日,时任杭州市市长的蔡奇从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会长宋玲手中接过“中国电子商务之都”牌匾之时,世界的目光便聚焦于这个“中国电子商务梦”开始的地方。

  “杭州的电子商务整体上形成了以‘阿里集团、网盛生意宝为龙头,近千家行业网站为中流砥柱,数万新兴网络创业者为产业基础’的市场格局。”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说。

  杭州市信息化办公室产业发展处处长黄左彦介绍,仅2009年,杭州市就先后出台了《关于加快发展信息产业推进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的意见》、《杭州市电子信息产业调整和振兴三年行动计划》、《杭州市信息服务业专项资金管理办法》等多项政策。目前,杭州下辖的所有区县,都建成了一个以上的电子商务产业园区。

  “杭州能够成为电子商务之都并不奇怪。”《中国网商联盟》副总编辑胡可唯认为,早在2006年世界银行的一份城市竞争力报告中,就指出杭州100%的企业都能获得银行贷款,有的城市企业平均每年有60天要花在与政府打交道上,而杭州只需8.1天。

  在杭州各级政府的文件中,人们总能看到如“铺天盖地抓软件”这样很俗,却形象、给劲的口号。在杭州,还流传着一个新的“两个凡是”——凡是有利于电子商务发展的项目、政策就上;凡是不利于电子商务发展的就不上。采访中,没人能说清这句话到底出自谁的口中。但有一点确定无疑,杭州人就是这么做的。

  ■思考

  吉林的网商大厦

  何时建起?

  这是一个略显尴尬的对比。当本地网商们熬夜蹲在网站上调摆货物时,杭州网商却在研究稻盛和夫了。差距之下,更让人体会到本地网商的艰辛。

  诚然,杭州的成功有其特殊性,但在有些方面并非不能学习,比如说政府的理念,比如说环境的打造,再比如说类似于杭州网商园一样的具体做法,在吉林也不是不可实现。

  在听到淘宝网商园的模式后,滕鸿雁和岳中山都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,两人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想法,但至今还没有落实。

  “购够乐目前的场地还有大量的富余,除了现成的库房外,按照每个网商仅需一个隔断放置电脑和电话的规模,现有场地应该能容纳100多名网商。”滕鸿雁说,购够乐也可以拿出自己的专业摄影棚、平面设计师、培训讲师等资源与网商一起分享,“我们为啥不做个吉林自己的网商大厦呢?”如果有这样的网商集聚点,物流成本也可能会顺势下降。

  2010年12月17日,据《长春日报》报道,在《长春市电子商务试点城市建设方案》中,长春市定下这样的发展目标:到2012年,拥有国内最佳的电子商务产业生态环境,初步建成东北地区产业集中度最高、市场辐射力最强的电子商务城市。到2015年,电子商务交易额突破3000亿元。

  而在吉林省“十二五”规划纲要中,也提出了对物流、电子商务、中小企业融资等积极推进的要求。 

  上述省及地方的规划式表述,似乎已能表明我们在面对电子商务市场这块蛋糕时的急切心情。

  本文截稿前,传来消息,吉林银行与阿里巴巴签署合作协议,吉林银行将以小企业授信业务为基础,为阿里巴巴网站注册会员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。这个利好,能否真正助推省内一些网商的发展,我省网商的明天究竟又会怎样,我们拭目以待。

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(itbear365 ),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。

特别提醒: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,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。

版权所有:http://www.139770.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